• 首页
  • 生产车间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劳务派遣
  • 案例展示
  • 生产车间

    你的位置:【开元ky888棋牌下载官方网址】 > 生产车间 > 残酷的格罗兹尼巷战: 1000俄军仅10人幸存, 地狱惨状让美国都感叹

    残酷的格罗兹尼巷战: 1000俄军仅10人幸存, 地狱惨状让美国都感叹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5-24 18:19    点击次数:145

    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,一个国家的首都往往是本国最重要的城市,是国家的象征。

    世界各国首都的名字千奇百怪,但大致分为两种。

    一是来源于其地理位置,如俄罗斯首都莫斯科,是斯拉夫语“湿地”的意思;

    二是直接起一个好听又有美好含义的名字,典型的如泰国首都曼谷,全称长达三十多个字,简称为“坚不可摧的天使之城”。

    但你是否听过,有个国家的首都名叫“险恶的可怕之地”呢?

    它就是曾经车臣共和国的首都,曾经被联合国评为“地球上最危险的城市”——格罗兹尼。

    19世纪,沙俄帝国派军来车臣驻扎,俄军在宋扎河边修起要塞。因为当地气候恶劣,又有当地土著虎视眈眈,所以给这个地方起了“险恶之地”的名字。

    说起格罗兹尼,很多军迷应该并不陌生,30年前,俄罗斯军队在格罗兹尼的巷战震惊世界,车臣游击队用狙击枪和RPG全歼了一个摩步旅。

    自从越南战争结束,人类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绞肉机般的城市战争了,但格罗兹尼巷战告诉世界各国:巷战依然是最考验军队实力的战斗。

    在90年代,格罗兹尼吞没了数万俄军、车臣军、以及车臣平民的生命,这座城市为什么会沦为战场?

    在第一次格罗尼兹巷战中,俄军为什么会全军覆没?第二次车臣战争里,俄军又是怎么取胜的?

    一、车臣的心脏,格罗兹尼

    1991年,苏联已经迈向了不可挽回的解体,各加盟国的领袖们已经不再对莫斯科唯命是从。

    也正在此时,在高加索地区,这个俄罗斯历史上最不稳定的边境也人心浮动,一批民族主义者和宗教极端分子勾结,想在车臣、达吉斯坦、印古什地区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。

    在北高加索地区,车臣人是独立运动的领头羊,苏联空军将领杜达耶夫回国带领独立运动,在1991年宣布车臣独立。

    车臣全国仅17000平方公里,全国最大的城市就是首都格罗兹尼,这里也是车臣的人口和经济中心。

    格罗兹尼地区有石油产出,二战时期就是苏联和德国争夺的焦点,杜达耶夫想自己单干,把车臣变成资源型独立国家,像中东和北欧一样躺着数钱。

    从1992年到1994年,车臣和新生的俄罗斯联邦多次就主权问题展开谈判。

    车臣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何况俄罗斯当时还是条“病猫”。车臣人只强调自己不分裂俄罗斯,但是当地政府“不听调”也“不听宣”,本地没有俄罗斯一个官员和一个士兵,已经是事实上的国中之国。

    此外,车臣的独立分子还在伊斯兰教“瓦哈比”派的影响下发展恐怖主义活动。

    恐怖分子先在周围达吉斯坦、印古什地区搞破坏,后来又把攻击目标发展到全俄罗斯,对俄罗斯社会稳定造成巨大的危害。

    叶利钦总统在1993年宪政危机后站稳了脚跟,此时他刚刚和美国以及欧盟谈判拿到了贷款,国内经济稍有稳定。

    但看到车臣闹得这么厉害,叶利钦和自己的幕僚们再三考虑,决定武力镇压车臣。

    俄罗斯政府出兵有两个目的,首先是为了国家稳定,必须“杀鸡儆猴”。

    车臣闹独立,俄罗斯国内几十个联邦都看着,如果不制约,其他共和国也可能都会有“分家”想法。

    而且车臣恐怖分子已经引起民怨,叶利钦不处理这个问题,总统也当不下去。

    其次是经济问题,车臣自己就是产油地,而且高加索旁边的里海沿岸都是油田,俄罗斯从苏联时代就靠卖油挣钱。丢了这里,在经济上就更加雪上加霜了。

    二、惨烈的格罗兹尼巷战,让俄罗斯人刻骨铭心

    1994年12月,第一次车臣战争开始,俄军的战略分为三步:

    首先派兵从印古什和达吉斯坦入境,封锁车臣边境,包围格罗兹尼;

    然后攻下格罗兹尼,“围三阙一”,让叛军逃入山里;

    最后,拿下车臣大部分地区的俄军进山围剿,剿灭叛军。

    战争开始仅一天,俄罗斯空军就以压倒性的优势消灭了车臣的空中力量,还轰炸了车臣地区的各大城市,尤其是首都格罗兹尼,已经基本炸成了废墟。

    车臣“总统”杜达耶夫气得直骂娘,给俄罗斯空军司令发了封电报:“你们在空中赢了,但是,你们迟早会落地。”

    俄军气势如虹,国防部长格拉乔夫认为12月31日新年之前就能拿下格罗兹尼。

    在空军和陆军航空兵的打击下,俄罗斯陆军进展神速,在12月25日打到了格罗兹尼城下,3万大军三面包围,俄军非常自信,认为半天内就能结束战斗。

    但他们没想到,在苏军中服役几十年的杜达耶夫早就在城内布好了天罗地网,等着俄军送上门来。

    虽然后来俄军否认内部出现了间谍,但是杜达耶夫神奇地对于俄军的军事部署了如指掌。

    在12月25日,合围格罗兹尼的3万俄军里,只有第8军的部队到达前线,其他部队还在路上。于是乎,杜达耶夫故意在城外没有设防,显示出车臣军队已经逃走的样子,诱敌深入。

    27日,俄军第131摩步旅和第129摩步团奉命攻城。

    然而,俄军部队的准备不够充足,高级指挥官缺乏战术预案,只是让部队拿下市中心的“总统府”,而怎么撤退,怎么支援,占领市中心后如何处置都没有具体布置。

    在得到“跟着装甲车前进”的命令后,131摩步旅的1000名小伙子就一头雾水地进城了。

    俄军冒进,却正中杜达耶夫下怀。

    车臣军队的战术很明确,他们不需要城内任何战略地点,也不需要死守什么建筑。车臣人只有一个目标,杀死敌人。

    杜达耶夫把部队小组化,守城的“阿布哈兹营”、“穆斯林营”化整为零,每一组7到15人,核心人员是2个狙击手个多个RPG火箭发射兵,剩下的步枪手和机枪手负责正面打击,狙击手和火箭兵杀伤俄军有生力量。

    叛军每个小组内协同作战,机枪手压制俄军,火箭炮手尽量近距离击毁载具,然后狙击手对俄军步兵进行击杀。

    此外,两个战斗小组之间距离不超过300米,彼此可以照应。

    俄军131摩步旅则朝着市中心前进,26辆坦克和130两装甲车排成一个长队,步兵分散在中间。

    刚开始进城,格罗兹尼安静得吓人,俄军士兵都放松了警惕。但走到城市腹心后,排头的俄军坦克就遭到了RPG火箭的打击,同时四面八法响起枪声,生产车间狙击手们对俄军步兵开始点名。

    俄军手足无措,指挥官命令步兵一栋楼一栋楼地搜索并扫清敌人,结果一进大楼,地雷和诡雷就在士兵脚下和头顶爆炸了,俄军死伤惨重。

    叛军经常从地下室和下水道里探出头射击,但是俄军的T72坦克射界不够低,打不到地上,无法端掉火力点。

    装甲车的重机枪也打不穿掩体,只能由步兵冒死往掩体丢手榴弹。

    没过几个小时,进城的131旅就被分割为几个部分,一半以上的坦克和装甲车被RPG火箭炸毁,幸存的人丢掉载具各自逃命。

   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,城内的俄军遭遇了地狱般的战斗。

    格罗兹尼连片的废墟和下水道成为叛军的主场,俄军战士拼死反击,但双拳难敌四手,他们要么被狙击手精确击杀,要么被RPG和手雷炸死,连131旅旅长萨文都被炸死在市中心的车队里。

    少数俄军弹尽粮绝后被叛军俘虏,他们遭到了严酷的折磨,然后被残忍处死,后来进城的俄军发现,战友们的尸体被叛军摞在一起当掩体,头颅则被挂在树枝上。

    在攻城最开始的两天里,俄军付出了800多人伤亡的代价,100辆装甲车和20辆坦克被毁。

    131旅进城的1000名战士,战死780多人,负伤和被俘100多人,最后只有10多个人站着走出了城。

    格罗兹尼惨烈的巷战立刻传遍了世界,美国媒体惊呼:“自从1968年越南顺化战役之后,全世界已经20年没经历过这样的绞肉机式巷战了。”

    三、普京点兵,俄军在格罗兹尼一雪前耻

    131旅遭到重创后,幸存的士兵彻底丧失斗志,他们回忆城内的场景:“夜里都是被俘战友的哀嚎,他们被车臣人肢解了,肢体从楼上被抛下来。”

    但俄军没有被吓倒,格罗兹尼指挥部整顿部队,在1月初再次杀进城里。

    这次俄军边走边炸,苏25战机24小时待命,一路爆破前进,最后成功占领格罗兹尼。杜达耶夫最后时刻逃出总统府,带着7000多人钻入了高加索山。

    从1995年初到1996年初,俄军在南车臣地区继续清剿叛军,虽然收获不小,但是无法将叛军连根拔起。

    最后在1996年击毙“总统”杜达耶夫后,俄军宣布胜利,全军撤退。

    但是杜达耶夫的死没有让车臣人失去独立的野心,车臣在巴萨耶夫等人的领导下继续搞恐怖活动。

    于是在1999年8月,已经是总理的普京下令开始新一次车臣战争,誓要一次解决车臣问题。

    之所以在1999年8月出兵,是因为此时车臣内部已经分裂为三部分:坚决进行“圣战”的巴萨耶夫,主张和俄罗斯对话的马斯哈托夫,以及和俄罗斯握手言和,放弃独立的卡德罗夫。

    车臣内部开始自己倾轧,甚至彼此交火,趁着这个时间,普京联系了卡德罗夫,拉拢了部分车臣上层人士,然后调集8万大军杀向格罗兹尼。

    第二次车臣战争,就比第一次战争要顺利得多。

    很多车臣人厌倦了战争和恐袭,都和俄军约法三章:村庄和镇子不藏恐怖分子,不藏武器,不通风报信。作为回报,俄军不入村,只在村外设武装哨卡。

    开战之后,俄罗斯空军像三年前一样,把车臣武装炸得哭爹喊娘,把格罗兹尼城炸回了石器时代。

    1999年12月22日,俄罗斯陆军抵达格罗兹尼,并开始攻城,这次俄军作了万全准备,装甲车上的重机枪被拆掉,全部换上ASG17榴弹发射器,搭配燃烧榴弹,专门对付市内顽敌。

    俄军还调2000名特种兵,拿着火箭筒和狙击枪进城,让叛军也尝尝狙击手点名的滋味。再搭配上喷火坦克和自行高炮,俄军的攻城实力非常扎实。

    12月底,俄军从东、西、南三面围攻,把城内3000多叛军围困在市中心。

    俄军在战斗中使用了一种“赶狼”战术,用假消息告诉叛军哪里有防线漏洞,让叛军往俄军埋伏的口子里钻,杀伤效果卓群。

    在被俄军骗得晕头转向后,城内叛军龟缩到以木努卡广场为中心的工事里,俄军几次突击伤亡惨重,最后只能用飞机投弹轰炸,加上炮兵定点清除工事,再慢慢前进。

    一直到1月中旬,走投无路的车臣叛军开始进行自杀式攻击,俄军狙击手早有准备,这些绑着炸药的恐怖分子来不及冲到俄军阵地就被打死。

    1月底,格罗兹尼的枪声渐渐减少,死守城内的叛军死伤殆尽。2月4日,俄军宣布彻底占领格罗兹尼,俄罗斯国旗被插上了车臣总统府。

    此次战役,俄军伤亡1100多人,杀死了城内3000多名车臣叛军。

    战役结束后,第二次车臣战争的正面对抗基本结束,当年3月,普京开着战斗机来到车臣慰劳军队,宣布战争取得胜利。

    纵观两次格罗兹尼巷战,是现代战争史上教科书级的战役,俄军针对巷战研制了一批武器装备,更新战术,对世界其他国家的陆军影响很大。

    比如美军在中东打仗,绝对不敢把坦克直接开进城。他们用先轰炸,然后特种部队清扫的战术,就是吸取了俄军的教训。

    俄罗斯人自己也评价,格罗兹尼巷战是“叫醒巨人的战争”。

    残酷的战斗唤醒了俄罗斯人的民族精神,俄罗斯各地恢复苏联时代的拥军风气,甚至连一些经济寡头们都开始为重建俄军而建言献策,甚至掏钱。

    军队是国家精神的象征,两次格罗兹尼战斗,俄军在血泊里摔打,虽然伤亡惨重也最终啃下硬骨头,能看出俄罗斯民族在逆境中的坚韧不拔。

    强大的俄军也彻底打服了车臣人,第二次车臣战争结束,车臣人主动放下武器,回归俄罗斯联邦,从此20年再无异心。

    文/商学野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、《格罗兹尼:血写的城市战教程》,多小衮

    2、《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的心理战》,王晓亮、张苗